"

召陵之盟

"

  春秋初年,楚国发展起来,向中原挺进,与齐抗衡。 公元前656年,齐桓公率齐、宋、陈、卫等八国军队攻溃楚的盟国蔡国,陈兵楚境,以楚不向王室朝贡相质询。

召陵之盟

召陵之盟——中原诸侯国与楚国的会盟

春秋史上八国联军会盟召陵:上贡野草一车讲和

  导读:公元前656年夏天,中原大地战云密布。齐桓公一声令下,齐、鲁、宋、陈、卫、郑、许、曹八国联军,开始南征军事大行动。各路大军从不同方位开拔,首先汇合于蔡国。八国联军主力,按照事先的计划,联手攻击蔡国。面对千余乘战车,大军压境,蔡国连招架之力都不具备了。一个国家,如果你国力强大,国王的轻薄会被认为是一种浪漫,抢别国的美人会被认为是一种豪迈,有血性会被认为是霸气冲天。如果你国势衰竭,又势单力薄,就应该学会在夹缝中求生存,委曲求全求发展。显然蔡穆侯,这个姬姓家族的子孙,流淌王者之血,便有了王者之怒,却难有王者之势。这不,三下五除二,蔡穆侯被活捉。齐桓公见各路大军云集蔡地,开了盟国大会,杀蔡侯以祭盟旗??嗝牟坦?,君王性命朝不保夕。

  这时的齐王踌躇满志,领着大军,转向西南而行,悍然攻击楚国北部边境,看来灭蔡是虚招,犯楚才是实质。八国联军夺取楚国边境小城召陵。这个召陵,在今河南郾城一带(南宋时是岳飞会战金兀术的地方)。楚军迎-战于此。显然,双方均在试探对方的实力和深浅。楚国新任不久的外交大臣屈完便大显身手了。楚国国君熊恽,令尹斗子文在齐王亲率的八国联军面前,沉着镇定以对,文武两手准备,以战逼和,充分展示了他们突出的政治军事才能。屈完代表楚王正面迎接来犯之敌。他装着一副无辜的模样,傻里傻气地发话:"请问诸位如此远道而来为何?难道敝国冒犯了千山万水之远的北国?"其实,屈完就是找他们要一个发动战争的借口,否则定会被历史称为"来犯者、强盗、入侵者"等等不雅的称呼。屈完舌战群狼时,有点小插曲。

  楚人说话"兮"音较多,类似"哎、呀、啊"的叹词,使齐王很是不爽。他通过·译,告诫来使,讲话不要像女人撒尿一样"兮"个不停。屈完无端受了羞辱,回敬齐王,告诫他不要使用"俺们",这话类似于楚人大便发出的声音。见楚使针锋相对,齐王知道来了狠角色,讨不到什么便宜了。用眼神示意管仲,由他出面对付。管仲对八国联军的军事行动进行了辩护。从前,我们祖上的姜老太爷,曾得周天子上方宝剑,可以征讨天下任何犯大不敬之诸侯,以维护周王室尊严。姜老太爷权限东可到大海,西可至黄河,南到你们的穆陵关,北至无棣的土地。此地何以不能来之?屈完闻之,表示这条来犯理由尚且过得去。敝国对朝廷有何不敬?

  管仲陈述,贵国山地苞茅,应每年上贡周天子,以供天子祭祖用之,可是你们三年不贡。周王室难以喝上好酒,你们可知错?这里可要解释一下,苞茅乃是楚地的一种植物,用以编织滤掉酒糟,古人用此提高酒精的纯度。从前,楚国乃弹丸之地,每年侍奉周天子时,只能在酒作坊为周王室做下等活儿。周王室渐渐习惯了楚人苞茅滤酒之法。现在楚人不贡苞茅,周王室祭祀时,虽然有酒可用,但不如楚人的纯度高?;蛘吒纱嗨?,楚不贡,大有僭越嫌疑。管仲其实指出这件事的实质来。屈完恍然大悟的样子。他感叹起来,不贡苞茅,乃寡君之罪也。我们可以很快补贡??墒?,唯苞茅小事,何至于如此兴师动众?管仲自感苞茅事小,不至于成为发动战争的借口。这个齐国的实干家,看来应变的外交能力弱了些。他心想,有件事情乃楚之大罪。从前周天子昭王南征于楚,结果一去无回,俺们须讨个说法。这是约公元前十世纪发生的事情,远离楚成王有近四百年了??髁斯苤?,能想得出来。 ...查看更多

召陵会盟:齐桓公借此正式成为春秋首个霸主

  召陵村东不过百米,有一个叫傅庄的自然村,村子不大,和周围其他村落相比,几乎没什么两样。

  但在傅庄村南,有一个高出地面约一米的土台子,台子很大,有上百亩面积,不过,和周围的农田一样,上面种满了庄稼。

  据当地地方志记载,这个土台子就是傅庄遗址,曾出土过一些春秋战国时期的器物。当地百姓将这个土台子俗称为“会胜台”或“会成台”。

  之所以叫会胜台,据说当年召陵会盟时,齐桓公的大军驻扎在此,那次威风凛凛的阅兵仪式就发生在台下的这块田地里。

  尽管和屈完的会面不欢而散,但齐桓公和管仲并没有退兵,而是下令大军继续前进,一直到楚国的方城一带,才驻扎下来。

  有意思的是,公元前656年的春天到夏天,几个月的时间里,“八国联军”一直驻扎在方城一带,既不进攻也不退兵,和楚军展开对峙。齐桓公和管仲想干什么呢?这还得从屈完和管仲的对话中找答案。

  面对屈完的指责,管仲的问罪一是没有进贡,二是周昭王之死。平心而论,这两个罪名一是小题大做,二是捕风捉影。对此,华中师范大学楚学研究所蔡靖泉教授的解释是:管仲的问罪之语,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其时楚国已经是一个大国,与楚国发生战争并不明智,楚国之所以要侵扰中原诸侯,目的不在于吞并,而是希望能去除“蛮夷”身份,挤进诸侯的行列,达到“欲以观中国之政”的宿愿。如果过于直接地摆出援救郑国的旗号,就意味着同楚国开战,所以管仲说了一些很牵强的理由,既不会惹恼楚国,也显得自己师出有名,双方都有下的台阶。

  陈兵于楚境,既不进攻,也不退兵,以武力逼迫楚国的“兵车之会”已经呼之欲出。楚王也觉察到了这一点,经过双方沟通,决定和谈。为了表示诚意,“八国联军”决定退兵,将大军驻扎在召陵。

  召陵会盟

  皆大欢喜

  楚王再次派屈完去见齐桓公。

  和屈完客气一番后,齐桓公邀请屈完同乘一辆车,检阅“八国联军”。

  在今天傅庄的田间,2000多年前,几万军队,旌旗飞扬,盔甲鲜亮,军威非常雄壮。

  检阅完军队,齐桓公问:“岂不穀是为?先君之好是继。与不穀同好,如何?”屈完回答说:“君惠徽福于敝邑之社樱,辱收寡君,寡君之愿也?!逼牖腹匀绱耸⒋蟮脑谋鞘铰≈鼗队?,又以周王的口吻说出十分友好的邀盟之语,表示出对楚人的充分尊重。屈完的答词也十分谦逊和真诚,称“辱收寡君”,表示楚国愿意和中原诸侯结盟。

  同样一个结盟,在双方看来结果是不一样的。在屈完看来,会盟是楚国取得了和中原诸侯同等地位的身份;对齐桓公来说,楚国愿意会盟是低头的标志。

  于是,齐桓公有点得意忘形,情不自禁地炫耀起武力来:“以此众战,谁能御之?以此攻城,何城不克?”屈完也不客气,针锋相对地回答:“君若以德绥诸侯,谁敢不服?君若以力,楚国方城以为城,汉水以为池,虽众,无所用之!”

  齐桓公讨了个没趣,只好摆出友好的架势:“岂不穀是为?先君之好是继!与不穀同好如何?”对于齐桓公会盟的请求,屈完见好就收,答应与诸侯会盟。

  齐国兴师动众,组织了“八国联军”,仅仅是拿蔡国开刀,并没有与楚国开战,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据春秋史大家童书业先生分析,“召陵之师”大致人马为:齐国出兵五百乘,宋、鲁、卫、陈等国各出车两三百乘,则全军可能有两千多乘。当时每乘30人,车上3人,车下步兵12人,15名辎重兵,两千多乘的兵力再加上后勤保障等其他兵种,总兵力近十万人,这么庞大的兵力远离本土作战,后勤补给是大问题,因此能和不能战。

  更倒霉的是,积极响应齐桓公的许国国君许穆公亲自参战,结果死在了军营中。兵马未动,先折大将,自古在军营里都是比较晦气的事情。虽然大家给许穆公办了个风光的葬礼,但开战的兴趣大大减退。

  各方出于自身的考量,终于在召陵举行了声势浩大的会盟,史称“召陵之盟”。与会的国君、大臣,代表各自国家签署了一份盟约,其中规定:各诸侯国“毋贮粟,毋曲堤,无擅废嫡子,无置妾以为妻”等。

  楚国取得了和中原诸侯同等的地位,答应从郑国撤军,而齐国痛扁了蔡国,又领导了一次诸侯会盟,皆大欢喜。

  春秋进入霸主交替时代

  召陵会盟,实际上是老牌诸侯国齐国和新兴大国楚国的一次媾和之会。齐国赢得了声望,楚国得到了地位。

  召陵会盟避免了齐楚两大国之间的正面军事碰撞,加深了两国的经济往来。召陵会盟后,齐楚之间的贸易往来日趋活跃,据《管子》记载,“楚有汝、汉之黄金(铜),而齐有渠展之盐”。盐自不必说,是生活必需品,而铜在当时是贵重金属,尤其是贵族,生前身后都喜欢铸个鼎什么的,上起商周,下至春秋,中原政权频频南下,大多数是为了掠夺“南金”,即铜资源。现如今铜可以通过正常贸易往来,实则是南北经济互补的双赢。

  齐楚通过召陵会盟实现了和平,但这并不代表诸侯之间实现了和平?!昂笳倭晔贝?,大国诸侯之间慎战,而小国诸侯陷入了更多的麻烦——大国诸侯为了争夺霸主地位,经常拿小国开刀,动辄开战灭国。

  召陵会盟后,齐国的步伐并没有停止,在“尊王攘夷”的旗号下,齐国频繁干预他国:召陵会盟当年,齐国在秋季又率“八国联军”讨伐陈国,陈国请和;次年,周王室内讧,齐桓公又组织“首止会盟”;公元前651年,齐桓公又在葵丘会盟诸侯……在管仲和齐桓公期间,齐国会盟诸侯26次,用兵28次,结果是齐桓公“并国三十,地三千里”(见《韩非子》,《荀子》的说法是齐桓公“并国三十五”)。霸业赫赫,业绩辉煌。

  通过召陵会盟,楚国取得了和中原诸侯同等的地位,也刺激了其称霸的野心——齐国就是榜样嘛!召陵之盟次年,楚灭弦国;再次年,楚因齐率联军伐郑而围许救郑(有趣的是,召陵会盟前,楚国和郑国是死敌);前648年,楚灭黄国……正如楚学泰斗张正明先生在《楚史》中指出的那样:“召陵之会揭开了齐楚争霸的序幕!”齐桓公死后,楚成王发起盟会,挫败宋襄公争霸,率领诸侯之师围宋,实已为天下霸主,直到城濮之战败于晋国,不过后来楚国再度称霸——楚庄王观兵周郊、问鼎中原,当然,这都是后话。

  春秋之世,是大国争为霸主的时代,由齐桓公开其端,宋、楚、晋、秦诸国诸侯继其后。史称所谓春秋五霸,通行说法为齐桓、晋文、宋襄、秦穆、楚庄。不过,此五霸中,宋襄公称霸未成而贻笑天下,秦穆公仅“遂霸西戎”而没得志于中原,真正成就霸业又为世公认的,除齐桓公之外,就是晋文公和楚庄王。

  齐桓公代周王以行政令、受诸侯拥戴而享荣耀,让雄心勃勃的诸侯们艳羡不已。而晋文公、楚庄王之为霸主,以及争为霸主的诸侯们,基本上是以“召陵之盟”显现的齐桓公的霸主形象为典范的。

  在管仲的导演下,齐桓公“存亡继绝,救危扶倾,尊周室,攘夷狄”,尤重“著天下”,即使是为鲁将曹沫劫持而被迫许还鲁地也终不弃信,逐步树立了其霸主形象。直至“召陵之盟”,齐桓公能够抛弃“楚为荆蛮”的民族偏见而与楚为盟,以致楚人悦服而天下大安,其“以德绥诸侯,谁敢不服”的霸主形象才鲜明和高大地树立起来了。不妨说,“召陵之盟”确立了齐桓公的天下霸主地位,也树立了天下霸主的典型形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召陵之盟:中原诸侯国与楚国的首次巅峰对决!

  公元前657年,是齐桓公当政第二十九个年头,在一个春光明丽的日子,桓公与夫人蔡姬乘船赏景。蔡姬水性很好,仗着桓公宠爱,不断摇荡船身,桓公毕竟是将近五十的人了,哪受得了这份刺激,连忙让蔡姬停手,蔡姬不听,仍然任性地摇着船身。

  这可把桓公惹毛了,回到岸上后,二话不说把蔡姬送回娘家—蔡国,质量不合格,回厂返修!

image.png

  蔡国国君也是条汉子,当时齐国俨然中原盟主,想打谁就打谁,可人家愣没放眼里,就把女儿改嫁了?;腹岛?,心道“我送蔡姬回去,又没说休掉她,你把蔡姬嫁别人,这不是公开给我带绿帽子吗?”

  这事不能忍!

  于是就召集大臣,准备开战。管仲当时就在旁边,说道,主公攻打蔡国,这事我赞成,可至于怎样打,得听我的。

  公元前656年,在管仲策划下,桓公召集鲁、宋、陈、卫、郑、许、曹等国组成八国联军,挺进蔡国。蔡国国小兵弱,哪经过这阵仗,与联军刚接触就四处溃逃。蔡侯眼见阵势不妙,连忙投降?;腹?,“你蔡侯不是挺爷们吗?给你机会整顿军队,咱们再打,坚决不受降?!?/p>

  蔡侯心道,“不带这么欺负人的,说白了不就是怨我跟楚国走太近,不搭理你齐国心里妒忌嘛。算了,这仗我不打了,我找楚老大评理去,真以为你齐国天下无敌了?!?/p>

  齐桓公听闻蔡侯去楚国了,与管仲相视一笑,果然一切都在仲父意料之中。管仲道,“现在楚成王正攻打郑国,楚蔡相连,我军可借道蔡境打楚国一个措手不及,一来可解郑国之围,二来挫败楚国,霸业可期?!?/p>

  桓公道,“楚国扬威江汉,扩土千里,实在是我等大敌,不可不慎?!?/p>

  管仲道,“主公放心,微臣自有分寸?!?/p>

  听到联军压境的消息,楚成王有点懵,不是说打蔡国吗,怎么忽然到我家门口了?难道打蔡国只是一个幌子,齐侯一开始就冲我来的?屈完你去边境迎接下齐候,探探风头。我整顿兵马,随后就到。

  屈完本是楚国一代贤臣,出使联军自然不会堕了国威。齐侯大帐内,屈完神色从容,向桓公问道,贵国在北海,蔽国在南海,这本来是牛马交配不相干的事,没想到贵军竟到了我国境内。管仲接言道,“从前康公命我先祖太公(姜尚)行征伐之事,东到海,西到黄河,北到无棣,南到穆棱,有不臣者,我君伐之。现在你们应当进贡的包茅没有交纳,我特来征收;周昭王南巡没有返回,我特地来查问此事?!?/p>

  屈完一听,心道,你管仲是来搞笑的吗,我还以为楚国有多大罪过,满嘴竟这鸡毛蒜皮小事,也不看看什么年代了,有哪个国家还进贡天子,至于周昭王南巡淹死的事,都过去五百年了,跟楚国有什么关系??囱?,你齐国还是怕楚国啊。屈完理了理衣服说道,没有进贡,有这事,是我们不对,哪敢不供奉天子呢?至于昭王南巡不反,还是请您去水边问问吧。说完,扬长而去。

image.png

  管仲一看屈完这态度,怒气丛生,你这棒槌,我都把话说这么明显了,你认个错,咱们就握手言和,息事宁人了。真当我齐国怕你楚国不成。于是八国联军继续挺进,在径山驻扎。与此同时,楚成王也率领大军来到前线,与联军对峙。屈完向成王汇报完情况,说道,“主公,齐军不想打,不过听齐侯意思,他想通过楚国进贡,进而让周王室承认我们诸侯位置,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好消息,再也不会被中原诸国称为蛮夷了?!?/p>

  成王道,“言之有理,当前齐国君明臣贤,霸业昌盛,不是楚国能够抵挡的。你再去联军大营,就说楚国尊齐国为盟主,若是齐侯不应,只能兵戎相见了?!?/p>

  屈完再次出使联军,齐桓公令诸国军队摆开阵势,与屈完一同观看军容?;腹?,列国诸侯难道是为我而来的吗,他们不过是为了继承我们先君的友好关系,楚国也是周室一员,我们理应建立友好关系。

  屈完回答,能够与贵国世代友好,是蔽国君臣心愿?;腹Φ?,好,您看我这兵容之盛,天下之大哪里不可去得。屈完道,如果您行仁义,天下诸侯自然顺服,如果您用武力的话,那么楚国虽小,尚可以方城为城墙,以汉水为护城河,却敌于国门之外?;腹乩竦?,受教了。

  公元前656年的夏天,春秋时期第一次巅峰对决化为一纸盟书,齐楚两国斗志斗勇,各取所需,齐国霸业达到鼎盛,楚国也撇开了蛮夷称谓,融入中原诸国,楚国霸业自此起航。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楚为避齐锋,派大夫屈完与齐讲和,齐也看到楚国强大,无隙可乘,即与楚在召陵(今河南郾城东)订立盟约,史称“召陵之盟”。召陵之盟是齐桓公“尊王”的又一次胜利,其霸主地位更加巩固。

相关新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