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细菌武器

"

  细菌武器作为一种生物武器,是由生物(细菌)战剂及施放装置组成的一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所谓生物(细菌)战剂是指用来杀伤人员、牲畜和毁坏农作物的致病性微生物及其毒素,主要是靠炮弹、炸弹、布洒器和气溶胶发生器等施放装置进行施放。

细菌武器

细菌武器——一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731部队灭亡了吗?为何细菌武器出现在朝鲜战场

  第二次世界大战接近尾声,苏联红军进攻在中国东北盘踞的关东军,在苏联的铁蹄下关东军死伤惨重, 731部队接到命令,销毁所有罪证撤离,之后他们就开始疯狂屠杀关押的百姓,销毁试验用具和机密文件,为了掩盖屠杀,他们将被杀的几百名百姓尸体堆到一起浇上汽油毁尸灭迹。

  将一切罪证毁灭殆尽之后,在准备逃跑之际,731部队连同头目石井四郎一同被苏联红军包围俘虏,1946年远东军事法庭正式成立,苏维埃政府和中国政府要求审讯和宣判以石井四郎为首的731头目,然而还没等国际监察局将罪犯缉拿归案,美国竟插手此事。为了搞到731部队的实验资料,美国竟然与石井四郎进行了秘密交易。

  美国情报部门向石井四郎和731部队军官表示,只要把研究成果交代出来,就可以一笔勾销在中国犯下的罪行,石井四郎知道自己不会被审判了,交代所有731的试验情况和报告。

  美军机密部门于1947年向当时美国总司令麦克阿瑟发送的绝密电报表示:美国当局从美国安全保障的立场出发,不追究石井及其同伙的战犯责任。其理由是:“石井部队的资料是长时期的研究成果,是我们实验室里根本得不到的?!薄?31部队的细菌战资料对于美国的安全是极为重要的东西,其价值远远超过了用他们来揭发战犯”。

  麦克阿瑟也十分清楚,如果审判石井四郎,日本作为细菌战的证据将被全世界知道。于是,麦克阿瑟下令将石井四郎等人隐匿起来,如果有人问起,一律下落不明。

  1947年,美国得到了日本所有在中国展开的人体试验和细菌战的详细资料,石井四郎和731部队全体人员就此被免除战争罪行。美国从此将731和石井四郎他们包庇下来。而为了进一步在细菌武器上取得成果,美军把石井四郎和731的许多军官编入了美国秘密特种部队,继续研制细菌武器。

  这个部门美国名义上是进行传染病研究,实则让石井四郎和731部队从操旧业,继续干上了细菌战研究的罪恶勾当。他们为美国整理了大部头的细菌研究报告书,近万张用人和动物进行细菌实验的幻灯片,大大促进了美国发展细菌武器的进程。

  美国人的良苦用心终于有了施展的机会。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中朝两国人民并肩战斗,就在打的美国侵略者节节败退之时,为挽回败局,美军居然使用细菌武器,在朝鲜战场前线及中国东北上空大量散布沾满各种细菌的昆虫和食物。

  那时是1952年1月,朝鲜已经进入了寒冬,但是抗美援朝还在焦急地进行着,1月27号,驻扎在朝鲜铁原郡的中国志愿军第42军阵地上空飞过几批美国飞机,他们低空盘旋,却没有像往常一样俯冲投弹,而是很快的飞走了。第二天早上,第375团的战士看到雪地上出现很多黑点在跳动,走进一看发现雪白的雪地里到处是黑乎乎的苍蝇跳蚤和蜘蛛。于是,42军立即写书面报告,送上昆虫标本,经过专家鉴定后,这些昆虫体内含有致命的细菌。

  此次空投细菌武器共造成36名志愿军战士身亡。当时美国在辽东半岛各地也投下了大量如蚊子、老鼠等带细菌的昆虫,造成了大量民众感染伤亡。

  731部队一个多么邪恶的部队,每一个中国人听到731部队无不愤怒,就解密报告显示731部队制造的细菌武器足以摧毁整个人类,但是就是这样却还有人逃避了正义的审判,他们虽然苟延残喘但是他们之中逃不过战争罪人的头衔,或许在另一个世界里,有很多“人”在等他们,很多很多,等待“审判”他们。逃避战争法庭的审判的石井四郎于1959年10月9日,患喉癌死于日本东京,虽然这个结果不公平,但是在“另一头”的审判一定是公平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揭日军731部队成立内幕:研究细菌武器对付苏联

日军731部队在二战期间犯下了滔天罪行,该部头目石井四郎中将却在战后逃脱了惩罚,将许多秘密带入坟墓。日本女作家青木富贵子以石井的笔记为线索,寻访了一批了解731部队内情的当事人,查阅了大量新解密的原始资料,详细剖析了日本细菌战计划的来龙去脉。

以“防疫”旗号为掩护

1935年,从欧洲游学归来的石井四郎还是二等军医正(中佐),3年后飞快地晋升为军医大佐。

二战结束后的1955年,石井四郎在为其教官清野谦次守灵的那天夜里,罕见地讲述了自己部队的情况:

“政府业已确定要制定国家百年大计:?;そ拷】?,减少死亡率和患病率……在这种情况下,先是在陆军军医学校设立研究室,再在中国华南以中山大学为中心,由内而外逐步设立研究所,最终设立了324个研究所。结果是,传染病及传染致死率下降,日本大藏省十分欣喜,得出结论:如此情况,可以继续扩展下去。因此,我得以在哈尔滨建立了一个设施齐全的综合大学研究所,里面有电气火车,也有飞机,在那里非常投入地从事研究?!?

所谓“在中国华南以中山大学为中心”设立研究所,就是指日本军队以武力占领华南的广东中山大学,在那里设立“华南派遣军”。同时,日军在北京设立了天坛中央防疫所;在占据南京中央医院后设置了防疫给水部。至于在哈尔滨附近平房(地名)设立的机构,原名为“东乡部队”,后对外改称“关东军防疫给水部”。

“石井机关”遍布中国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揭开了中日战争的序幕。第二个月,上海派遣军的战斗部队发生食物中毒,不少士兵饮用了受霍乱菌污染的河水而死亡。石井四郎接到汇报后,立即给陆军部和参谋本部打报告,并四处游说对战斗部队提供净水的重要性。数天后,他便向上海派遣军运送了5台“石井式”滤水机和200名给水部队人员。不久,这种滤水机被正式批准为陆军的“卫生滤水机”。

很快,日军组成了18个“师团防疫给水部”,在各条战线前方从事防疫给水业务。这些部门,加上由平房派往各地的分部,被统称为“石井机关”。

做“国内不能做的事情”

需要指出的是,事实并非如石井四郎所说的那样,由于传染病及传染病死亡率下降,一个“巨大设施”才得以在平房建成。反而是颠倒过来--先是平房设施建成,而后由于卢沟桥事件爆发,各防疫给水部的数量才急剧增加了。

我们可以从石井四郎的讲话中看出他有一种嗜好,即:为了夸大传染病减少和传染病死亡率下降的业绩,不惜歪曲事实。然而,我们切不可因此疏忽了讲话中的另一个细节:

“在这方面,日本陆军请求国内所有大学做的事情有两种:能做的事情和国内不能做的事情。对此,军队是经过多次会议才做出决定的,而且,对于国内不能做的事情要另外想方设法……去中国东北北方就能做了。陆军遂决定在那里设立研究所?!?

石井四郎选择了远离日本国内、欧美各国根本关注不到的中国东北,在那里进行《日内瓦议定书》所禁止的细菌武器的研制,这让陆军部十分认同。日本陆军省认为,研究中国东北的地方病以及研制疫苗,是设想中的对苏联作战所不可或缺的。

不过,石井考虑的“国内不能做的事情”,其意思不仅限于这些。他主张,在国内伦理上不允许的事情,在中国东北可以随心所欲地进行。他就是凭借“国内不能做的事情”这等理由,才得以让军部同意在中国东北建立一个大型研究设施。

为了保守“国内不能做的事情”的秘密,平房设施内被隔离的特设牢房交给特别班管理,石井四郎的二哥刚男亲自指挥。为工程建设而征召来的加茂村民成了特别班成员,身穿白大褂,脚蹬长筒胶靴并佩带手枪,以非同一般的装束负责监视。

就这样,731部队在中国东北的原野上诞生了。

链 接

石井四郎装死逃避审判

据美国解密的文件证实,二战结束后,石井四郎回到日本,在其家乡千叶县伪装死亡并举行葬礼,以逃避远东军事法庭的审判。事情败露之后,石井又想到了一个高招,那就是主动撰写生物战研究成果报告,提供给美方,以此来换取自身的安全。1947年8月,约200名石井四郎部队的人员向美国专家移交了800份解剖标本。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揭秘日本731部队黑幕,用活人做实验研制细菌武器

  1932年日本陆军军医学校设立了专门研制细菌武器的“防疫研究室”,第二年便在哈尔滨秘密组建了专门从事细菌战的“关东军防疫给水部队”,对外成为“加茂部队”或东乡部队,不久后迁往了平房。下面和趣历史小编一起去看看。

blob.png

  到1941年这支部队变更番号成为了我们熟知的“满洲731部队”。

日本组建731部队 因省钱省力杀人不损物

  731部队的建立离不开一个名叫石井四郎的关键人物。他深知日本作为岛国不但人口少,而且缺乏矿产,因此发动战争会大量损耗物资,对于日本将难以为继。

...查看更多

结语

细菌武器作为一种生物武器,是由生物(细菌)战剂及施放装置组成的一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所谓生物(细菌)战剂是指用来杀伤人员、牲畜和毁坏农作物的致病性微生物及其毒素,主要是靠炮弹、炸弹、布洒器和气溶胶发生器等施放装置进行施放。

相关新闻阅读